Rubebube

隨時出現!

十忌一宜 (06)

邕圣祐 x 赖冠霖

非典型ABO/附加二设/AB向/不上升真人/OOC可能/雷者慎入




陆 忌忘乎其形




人生与其说是由一次次等价交换组成,不如说是从不平等的舍得中交叠堆砌,有时候收获的比放弃更多,但更多时间里,却是失去填满了生活的点滴;不满足和落差感,都是源自无穷无尽的欲望,要是放弃执着,生活就多些喘气空间,但能够轻易拿起、放下,却绝非人类的长处。


固执地认真、伤痕累累也要冲往未知,不计前程、不知后果,手心一无所有,却恰巧有抓住身边人的机会,握紧暖热的触感,就不像泡影虚幻,并肩而行,似乎未来便无所畏惧,年少能够轻狂也正因为有他。


从角落中滋长的情愫,不知所起、更难猜测往后的发展。


裴珍映对他人的粗心大意感到莫名其妙,在他看来邕圣祐和赖冠霖碰撞出的化学反应实在强烈,两人站在一起时虽未有只字片语,只要留心就不难识破两人之间的微妙关系,这种变化只在某些情况下陡然曝露,根本惹不来别人关注,直觉或第六感,总有超出合理解释以外的不乎常理作为原由,若非如此,他也想不来别的解释,毕竟他也不善于观人察色。


正如他所说,Alpha和Beta几乎没有未来可言,社会的纲常从来不是叛逆无畏便能逾越。


赖冠霖似乎很喜欢邕圣祐的讯息素味道,这是他不能理解的,作为Beta,他自然地厌恶Alpha身上的味道,即使他喜欢甜食,對紅茶無感,不厭惡薄荷,即使是姜丹尼尔身上有软糖的甜味,他也讨厌那股咸腻的水果味儿、更無須提及其他Alpha身上那些引人排斥的氣味。


他望向舞台中心的两人,赖冠霖从后伸手抱着那副强壮躯体,这样的距离下,比他年幼的Beta会从他后颈闻到一股强烈的柑橘气味,盐渍的咸味渗透,绝对是Beta受不了的浓郁;不出他所料,赖冠霖皱起眉头,往后退去,Alpha的气味闻得再多,也难以适应。他记得赖冠霖稍微提过,那个男孩喜欢邕圣祐身上的气味,他并不排斥讯息素,而自己却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


“是因为味道的关系吗?”

“可能吧,因为圣祐哥是葡萄柚味的清新剂,所以我可以接受。”


他看着赖冠霖弯起的眼角,并不打算拆穿眼前男孩的真正想法,一个Beta是不可能接受得了Alpha的气味,他吞咽下呼之欲出的反驳。


“那其他人呢,旼炫哥也算比较温和。”

“还可以。”

语气中透着漫不经心,看吧,他就知道邕圣祐在年轻男孩的心里是特别的。


裴珍映为自己的发现感到满足,就像是某人的秘密只被他识破,偷偷藏在心里,而他人不知,他也不是没有隐言,但别人的疼处或许永远更富趣味,秘密只能等同弱点,不然又有谁会愿意把值得高兴的事闷在心里,等它腐烂。


要它悄无声息的消逝,那一定是不想提及的心事。


*


如果能恣意操控,就不叫感情。


过早开始社会生活,是让心灵缜密昇华的捷径,也是让纯真枯萎加剧的强效药,邕圣祐只得承认他的内心早已比更年幼时复杂许多,当时年少,现在还年轻,但精神年龄却早已步入烈日当空的环轮之下,他朝气勃勃、也被同样巨大的阴暗面积笼罩。


选择了这条布满荆棘的路,就要作好准备过充满苦难的日子,他一次次选择了更崎岖的前行方向,包括当歌手,也包括喜欢一个不应该爱的人。谁说这不是难堪自己,但谁又能否认,这是人生在世的一点点称心如意;他所想收获的都心想事成、他所想实现的都梦想成真。


就算是一秒钟的飘飘然,也总算体会过得到后的巨大满足感,然而人生在愉快过后不会停止前进,如何把这份情感长久延续,才是真正的命题;他的命题站在他身边,他甚至不敢贸然作答,只怕得不到满分,还会倒扣退步。


赖冠霖比他更早步入大人的社会,他心里的想法或许比他还要细腻,但他从来不说,邕圣祐就更无法去打探,他以为赖冠霖至少会躲避、逃离、挣扎、平复,再认真面对,但他一次次出人意料,这么一个男孩就对着他的眼睛,认真地回应,即使只有五分回报也可以,但他给邕圣祐全心全意。


从一个比他更小的对象身上汲取安全感,他是个糟糕的大人,却因此感恩幸福。


“圣祐哥。”

赖冠霖的声音唤他回现实,他举着右手,衣袖松垮垮的滑落,露出腕骨。

“我扣不上钮扣。”

走到他身边帮他整理扣子,比他稍高的男孩就借机挨着他肩膀,捏紧他手指,脸颊边的酒窝藏不住,比任何时间都要俏皮。


“其实我扣得上,我就是想看看你。”

小家夥的嘴巴又甜又乖,不知吃了多少蜜饯。

“是不是很帅?”

“不是最帅,但我最喜欢。”


谁要放过这三番五次公开与他表白的小鬼,若不是碍于人前,他不会轻易对这个人罢休。


“喂喂,你们两个最近是不是太黏乎了点?”

朴佑镇一边玩着手机,一边抬眼不经意地扫过他们一眼,裴珍映在后面若有若无的勾起嘴角,他就知道会有这样一天。


“就你嘴欠。”

“我哪有,你们打得火热不是问题,但不要在我面前,我要瞎了。”

他放下手机,摊在沙发椅上也不敢乱躺,生怕弄乱造型。


“──只是可惜,你们一个Alpha,一个Beta,不可能吧。”


赖冠霖的侧面往朴佑镇的方向看,他没有什么异样表情,更不存在什么难过和震惊,就好像他早就料到这个处境将要来临。


邕圣祐却无法作出任何反驳。


竹门对竹门,木门对木门,情投意合终究敌不过别人眼中的的合衬般配。


而世事难料,不是解决了这个难题,馀下的细节都能迎刃而解,他早该知道、亦早该应对,而不是像此时此刻沾沾自喜,尝到甜头,就得意忘形。


“所谓门当户对。”




评论(16)
热度(317)
©Rubebube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