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ebube

把星星都吵醒啦

六角爪印 (02.5)

邕圣祐 x 赖冠霖


哈哈哈哈哈是我!久等了各位!


 


02.5

圣祐的手顺着裤管子抓到腰间,紧紧圈牢,重心靠在他肚子上,努力地扬起脖子,这个姿势的不便和别扭让他有些动弹不得,赖冠霖拉他一把,软趴趴的猫科动物,搭着肩头,往他面前凑近,赖冠霖反射性往后躲,拧过头去。


“要亲亲的话,那你必须闭上眼睛。”

“不闭眼才能看到冠霖啊。”

“亲亲不能睁开眼。”

“你们人类要求真多,看着你的眼睛亲亲,我喜欢。”

“我不喜欢啊。”

“为什么?你讨厌我。”


他嘴角垮下去,连眼神都在飘雨,委屈极了。


赖冠霖的手贴着耷拉下来的脑袋,柔软堪比婴孩的发丝被他指间细细捊顺,垂下来的目光转来转去又看向他,炽热得像颗熔热的小星球,而火花在目光交织下灼热他平静而安逸的想像,像无数次幻想遭受劫难的痛苦那样,也曾假设体验爱情时的感觉,他以为想像的痛苦会比现实的痛苦沈重、他以为肖想的心动会比现实的淡然,而他所认为的这些虚幻不实,都在切身体会前变成可笑的东西。


若金在奂再问他一次觉得恋爱是甚么样的,他决然不会再用那套理论的依据唬弄,他这一刻的感觉,可以用当事人的角度重新说明一遍。


他会说,如果你真想知道,那你去谈一场恋爱试试。 


就像这个瞬间,他不再用诸多借口去搪塞自己的腼腆,而是敢迎着对方的目光去完成任务,他比想像中还要勇敢,他害怕自己心跳太激烈而下一秒呼吸停济,更甚于害怕圣祐的目光。 


要是试试做着看,他甚至远比自己想像的更加感性,亲吻圣祐的数秒,他脑海一片空白,更枉论甚么滋味或心情。

 

“冠霖的嘴唇软软的,眼睛也好漂亮⋯⋯”

“你为什么抓得我这么紧啊?”

“冠霖像小猫咪一样打颤,好红啊!”


圣祐一脸好奇的看着他,眼眸还馀有满足的兴致勃勃,接连说着好几句话,他体内的情绪在喉咙堵得又闷又酸,眼眶发热的感觉只表达了百分之一的、属于他感情最激烈的部分。


“我喜欢的人很少。”

“我也是啊。”

“你只是只猫咪。”


他吃了瘪似的撇撇嘴,还呢喃着当猫的好处。


“我也可以吗?”

“甚么?”

“我也可以,真的喜欢你吗?”

“喜欢有分真的和假的吗?”


赖冠霖被问得哑口无言,但他的猫咪思来想去不过多久,已经想好答案,即使不是满分,也有九十九了。


“真的也好,假的也好,只要你喜欢我就好了。” 


凡人称之为情话,只是他真心掰下来最通透的一瓣。


“可以不当猫的,我只要在冠霖身边,是甚么都没关系,冠霖喜欢猫,我也可以做猫,虽然我已经是猫,我的意思是,我是猫,也想不是猫,做冠霖喜欢的存在,是我最想做的,是我的一切,你是我成为圣祐的理由。你假的喜欢,我也好高兴,虽然真的会更好。”


他小心翼翼的说:所以你怎么要问可不可以,不管真的假的,只要你喜欢我,我永远只爱你一个啊。 


他甚至不必猜测话语的真假成分,他的猫就能获得他无条件的信任,因为他不是人,他不会说谎。


“圣祐以后想做甚么,你只要来到我身边就好。”

“真的?”

“如果我以后对你不耐烦不理睬,请你一定要再次来到我身边,因为那不是我的真心,那是我作为人最不堪的一部分,你能够不离开我吗?”

“只要我在的话,冠霖会好一些吗?”

“嗯。”


圣祐的双眼亮着莹洁的喜悦,他的好心情实在藏不住。


“那我想冠霖现在就开心起来,我在你身边了,你能不能笑笑嘛。”

“那你亲我一下吧。”

“可以吗!”

“以后也不要在想亲我前问我,我不想提早预感这紧绷状态。”

“但是不问你,你会讨厌我的。”

“圣祐亲我的话,不会讨厌。”


他眼中的冠霖,伴着右脸颊的小酒窝,向他凑近。


“你要对自己是只可爱的猫咪有十足的自信。”


来自对方身体的颤抖在最柔软的部分传递,他小声的叮咛都在可怜地抖动。

“让我闭上双眼,不然我会晕过去的。”

“不要害怕。”


我还是想看到你。

赖冠霖的视线下意识在他低声诉说中聚焦,一次又一次,他的心在拼接的眼波流转中萎缩又膨胀,反反复复,直至变成拥有自主意识的另一个体,他的心再也不属于他了。


“我最喜欢冠霖。”

他的心,在纯真地告白着。


评论(30)
热度(245)
©Rubebube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