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ebube

隨時出現!

十忌一宜 (08)

邕圣祐 x 赖冠霖

非典型ABO/附加二设/AB向/不上升真人/OOC可能/雷者慎入

前文:00 01 02 03 04 05 06 07



捌 忌半途而废



比起好运不断,废神劳心的事总是在最难堪的时刻接二连三地出现,尹智圣作为年纪最大的哥哥无可替代地成为了带领团队的人,虽然孩子们令人省心的地方不少,但让他头疼起来的琐碎事务也同样多如牛毛,小至出游点餐、大至活动行程,或者更偶然的极个别案例;比如现在,一整个屋子的润肤露味道混杂薄荷的辛辣,呛得人眼泪直流,他在弟弟们的协助下,分隔开朴佑镇和金在奂并迅速通知经理人后、又刻不容缓地叫来救护车,手提电话挂上不久,又一边推着其他同是Alpha和Omega的成员出屋,一边和电视台的人交代眼下非常时期的紧急状态。


原以为将两个当事人送到医院好好接受治疗,闹剧就算告一段落,但正如戏剧源于生活的荒唐,始料未及的事总是层出不穷,这一天以来发生的事,正是电视剧的高潮迭起。


首先是金在奂突如其来的发情期和随之引起的朴佑镇的易感发作,其次则是那一份检查报告,尹智圣仍记得前一次看到同样文件也不过是数星期前。


当时溅起的水花却不及现在惊人。


“你们是不是都没做定期检查啊?”


年轻的高个子医生挺直微微弯驼的背,在掀开第二页的同时抬眼看向他和经理人,厚重镜片后的双眼笔直地盯着他们,十分凌厉,尹智圣有些恍惚,自他们出道后,全员似乎压根没有做过任何身体检查,这种情况下,他只能把目光投向站在他身侧的人,论责任,负责他们一切行程规划、挑起担子的非公司莫属。


“医生,孩子们这么忙,你让他们怎么抽空来医院?一次就得花上大半天,他们的时间很宝贵的。”


尹智圣纵是有无数驳斥回去的想法,也只能在一边默不作声,话语权总是掌握在权势更大的人手里,然而、脱离这种压迫的外人却能随心所欲去反对,医生将报告书递给经理人,那两页纸也不过是一两句结案陈词,经理人却在看到的瞬间当即僵在了原地。


“这份是金在奂和朴佑镇的检查报告,您只用看最后一段,匹配率高达86%。”

“不可能,他们六月时做的检查结果,明明说队内不存在这种情况。”

“这种事从来就说不准,做一次检查就妄想一劳永逸,您是不是想得太过简单?”


医生的话中另有含意,已然不虽明示,尹智圣眼见经理人脸色铁青,自己心里也没了实感,飘忽不定;体质的特殊性就让他们受了诸多限制,组合的混合搭配更是将许多原本可以避免的风险与活动挂勾,现如今出了这种突发状况,固然要责怪公司的疏忽,但归根究底、还是他们自身成为了最糟糕的垢根。


“那现在该怎么办?”

经纪人硬着头皮低声下气的问,医生也不好再多怪罪。

“您也清楚,本来Alpha的易感期和Omega的发情期都是可以用药物控制的。只是,这当中Omega因为体质关系会在发情期反复发作,最好的办法是配合药物使用、留在安全地方等待他发情期完结,过程大概需要一星期,显然这提议于你们并不适用。”


医生蓦地顿着,飞快地瞄了一下病房里已经稳定下来的朴佑镇。

“更加有效的方式是让Alpha给他暂时标记,但由于这两位的匹配率很高,要是由这位Alpha进行标记,以后就比较棘手。”

“怎么说?”

“金在奂先生从性别觉醒到现在发情期只来过三次,在这个年龄段而论,几乎可说是极其稳定,而那位年轻些的Alpha一次易感期也没有发生过,完全没有经验,如果由他来标记,未来就很难割断暂时标记时产生的依赖和独佔慾,总的来说,若两人不是情投意合的话,我不建议由朴佑镇先生来进行暂时标记。”

“医生您的意思是,如果由他来完成标记,以后会产生依赖性的反而是佑镇吗?”

“是这样没错,Alpha对自己第一次拥有的人或东西都异常执着。”

“依您这样说的话,交由其他Alpha来做,不也很冒险吗?”

“所以他们也算幸运。”


尹智圣看着医生勾起嘴角有些晃神。

“你们队中拥有过暂时性标记他人经验的有两位。”


他和经纪人面面相觑,这些闻所未闻的事情,也只可能是组合成军前的经历了。


“两位和他们谈谈后,就赶快完成暂时标记吧。”





暂时标记。


短暂的亲蜜接触,譬如接吻,只能获得极短暂的纾缓效果,因而咬痕标记实际而言才是唯一真正有效的方法;咬痕、在把Omega后颈咬破后,将自身的信息素注入血液混合,在抑制发情的不稳同时,信息素也会慢慢随新陈代谢消去。


在没有办法使用药物控制的前提下,它也未尝不是上策。


尹智圣本以为,他们会爽快答应帮这个小小的忙,但不料,坐在他对面的两人都有些扭捏不安、脸色大不如进房门前,他试探着再问一遍,却仍然被以沈默回应。


“我说你们两个就帮个小忙不行吗?又不是永久标记,而且我知道你们都有暂时标记过别人。”


两人闻言,脸上挂着的为难加深、一个犹豫不决、一个茫然若失;尹智圣隔了一会儿再度开腔,他也不是不明白这种事情的为难之处,不是生理上的暂时困扰,更多是心理关口的问题,要帮的忙简单、选择接不接受又是一回事。


黄旼炫瞟向门边,确定房间内外除了他们仨没有别人逗留,便小声坦白交代,他屈膝把腰倾得更前,声音压低着透露一些无奈,似乎他的不情不愿是有苦衷可言。


“我的确在原组合标记过其他人,那时也是迫不得已,虽然这么说好像在找借口,血里面有盐份,智圣哥,我是做了标记,然后全身过敏。”


⋯⋯⋯⋯如果可以我不想再经受一次了。

黄旼炫说完,耳朵尖也在泛红。


尹智圣听见后,几乎在拍着黄旼炫膝盖以示安慰的瞬间,把目光移向了另一人,他看起来仍是有些走神,但尹智圣想他是有听进刚才所说的话,只是他的心事一椿、不曾是愿意不愿意帮忙、更多是因为某个盘倨内心良久、让尹智圣得以见证他的患得患失、方寸尽失的某个人。


如果那人是邕圣祐心仪的Omega,这样的请求确实有些强人所难,但黄旼炫的生理反应却是二选一中的唯一不可抗力。


他只愿邕圣祐是能够答应下来的人。


“智圣哥你有问过佑镇和在奂吗?他们同意这样吗?”

“问过了,他们都有些懵,但都认为由你们其中一个做更好些。”

“所以佑镇不是喜欢在奂的吗?”

“为什么这么说?”

“如果不喜欢为什么会一个发情一个易感呢。”

“那只是生理反应,不可避免的。”

“到头来你们也没弄清楚到底是因为匹配率高还是互相喜欢而发生这状况。”

“但他们又不是自愿这样。”

他只见邕圣祐摇摇头,有些苦笑。

“匹配率高导致的后果与促成身体产生变化的缘故相同,都只有一个原因。”

尹智圣其实清楚他在说甚么,也知道金在奂婉拒的隐忍与朴佑镇茫然的附和,但这一切叫嚣翻湧的浮浪只能自己慢慢平息。


他们不能忘记自己的身份,是偶像。

是自己选择的身不由己。


“既然他们都这么说了,我帮就是。”

尹智圣与黄旼炫和他投去感激一眼,邕圣祐摆了摆手,却有些藏不住动作间的不安。

“我这是看在旼炫会过敏的份儿上答应的。”

“行,想吃甚么都请你。”

“这个情份至少得三顿。”

“不行,我一顿跑不了,其馀你让那两个小子请去。”


邕圣祐笑了起来,脸上的表情感觉比方才要轻松些,黄旼炫自然以为这事有了解决方案,也就算了一件烦心事,他起身要走出去,邕圣祐支起手,矮着身正要站直随黄旼炫脚步而去,尹智圣却早已起先一步,绕到他身后搭在他肩头,愣是让他止下动作。


“旼炫你先回去吧,我还有事跟圣祐说。”

黄旼炫闻言便将门关上,把空间腾出来让他们谈暂时标记的详细情况,尹智圣只盯着邕圣祐头顶片刻,又在他转头一睹时迅速撇开目光,他始终是记得邕圣祐的烦恼是甚么。


唉,他叹一口气。

或许这就是做为大哥、作为队长的命运。


“你还可以吗?关于你喜欢那个人的事。”

邕圣祐不说话,他拧过头去,只让人看得见一扇长长睫毛与侧影、不见情绪;尹智圣抿嘴,手上又捏了两捏邕圣祐的肩,多少有些安抚含义。


“希望那位Omega不会介意自己的Alpha标记了他人吧。”

邕圣祐发出一声疑似否认的喉音,让他有些不解。

“如果他不介意的话,我更担心啊。”

的确也是,尹智圣失笑。


“但其实他在乎不在乎,都让我安心不下,他会觉得自己没资格反对抗拒吗,还是会觉得我有一天也会以同样的方式离开。”


尹智圣听得头大。

“你喜欢的人不是Omega吗?”

“智圣哥不记得吗,我的易感期不是因为遇到Omega诱发的。”


所以⋯⋯⋯⋯


“我喜欢的人是我永远不可能标记的人。”

这意味着,我与他,总有一天会失去对方。



评论(30)
热度(317)
©Rubebube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