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ebube

隨時出現!

刻意巧合 (2)

大家就把它当成甚么#命中注定我爱你#醉后决定爱上你看吧

硬生生把419写成恋爱故事我真的是喝了假酒

(3)会是后续 像原帖那样

前文點我



(2)

酒吧的爵士音乐很轻,放在廊室里只有衬托气氛的情调韵味,门口处的光线比内室要亮,赖冠霖回头看跟着离座的男人,只觉他的外貌比刚刚相处时的若隐若现还要亮丽,行差踏错这一步,他真想怪罪在这男人身上,颜貌诈骗。


“一起走吧?”


赖冠霖有些不解地看他,连服务员给他递回去的卡都没有接,男人衣领的香水味道随着他走近两步也黏附到他的衬衫上,一股淡柑菊的清新毫不娇柔,反而减缓了他一身的成熟气息。


“最近市里也不稳定,就算是男生也一样,两个人结伴走比一个人要安全。”


那双修剪干净的手帮赖冠霖接过了卡,男人的指尖仍有酒杯的水气,触及肌肤,凉的像外面的晚夏薄雨,他看向墙上的挂钟,十一时多,也不算很晚,门外还有三三两两群聚而行的路人,他推门而出时,才想到有很多借口,只要再花些心思细想就能识破。


没能反驳的理由只能怪罪自己,早在他点头应允,已把巧合变作刻意。


走在大路上,他们无声默契往相同方向并肩而行,踏过路灯投在人行路上的一圈圈光晕,夏天的蝉叫、雨后清凉的风,借着头顶的光线,男人脸上的细细绒毛也几近透明,赖冠霖抬头,墨色的天厚云蔽月,星星穿不过雾一般的浮云,空气的湿度渗透衣物,加之胃里搅动不适,一波波往喉头上湧,大脑神经因为甚么被挑乱,他不明所以,只觉该做些傻事,让自我解脱。


“喂。”


他不知道该怎么称呼这个男人,有些冒失地把人喊得停了脚步,回过神来,就自己拽着那衣袖的手,也恰恰摸到他的腕骨。


“你等下有事吗?”

“这个时间?当然是回家。”


男人没有甩开他,只低头看着腕表,他胸口跳得荒乱,来不及思索就搭上下一句话。


“那我能不能去你家?就今晚。”


那垂着的睫毛顿下来,复而扇了又扇,陌生人的眼尾留有疑惑,倏地停滞,又忽然醒觉。


他的理智却又更快随潮涨拍浪而回;他不敢再看男人的脸,死死盯着他身后的草丛,像一幅幽深的黑色油划,彷彿有双闪烁的猫眼吸引了他,赖冠霖紧张兮兮地要再度开口。


“好啊。”


他固然冲动、但这个男人也不清醒,这些你情我愿,都是成年人才能横越的警界线,这个同意就彻底把所有纠结完全吞没,他像是松一口气似的,捏成拳头的手也摊了开来。


要闯祸,必须找个人共同承担。





“我来又不是和你谈情说爱。”

“我有跟你说甚么越界的话吗?”

“是没有。”

赖冠霖贴着他的颈线、来到嘴边,往上亲吻他的脸颊、他鼻尖、他的睫毛,然后捏起他的手,学了邕圣祐的动作,吻就亲暱的很。


“但是你这么对我,我要误会。”


那双眼睛黑得透亮,即便是刻意梳扮成熟,但在他面前显露的还是那大男孩的率性,成年人要懂得保护自己,不要过度用真意待人,邕圣祐多想这样跟他说,他不能坦白的事很多,也包括对这个只有一面之缘的男孩抱持的欢喜。


赖冠霖听了会后悔不安的话,那他就干脆不提。 


“那要交换联系方式吗?”

“绝对不要。”

“那就没问题了。”

给他恋人的亲密无间,再要他一个体贴的吻别。


“你大可彻底误会,再痛快地将我忘掉。”



我们这样开始,也就这样结束。



评论(27)
热度(378)
©Rubebube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