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ebube

把星星都吵醒啦

情感動物的記念日誌

邕圣祐 x 赖冠霖


现实向-PD101时期




-Ready to go, ready to run, ready to love someone unexpectedly-



(1)

脑海中冒出某个念头时,往往是一件事的开端,人一生有千万个想法突然窜升,又在下秒转瞬即逝,能够被长久记牢又舍得花费心血去争取实现的,寥寥可数,梦想无数中,可实现的只得其一;爱慕意中人,可团圆的或许为零,侥倖收获任意一件都叫运气、而现实却是可遇不可求,想要鱼与熊掌两手兼得,可能性几乎为小数点后的稀罕机率。


但少年的意气风发与雄心壮志,永远在0.01的机率之外。


简单的对视,可以把内心的所有想法曝露其中,所谓灵魂之窗,眼睛这扇通接口里,轨接的是内心深处屯积的情感,看透不看透,由别人来定,而自己是无法压制的,有人说对视超过八秒,就会使自己原形毕露。


关键八秒,让旮旯隐秘恣意挥洒。


所以不要看他的眼睛。


雕刻切割出的精致比例是他引人注目的第一步,刚开始的惊艳过后,油然生出的并非从过山车顶点坠落的反差感,而是从他那深邃眼窝里,透露出的情感变化所感受到的自然转折,他的茫然从始料未及变得坦然自若,眼睛的焦距从模糊到清晰,睫毛数量、眼纹细密,都是可计量的,然而一旦与他对视,就无法再清楚厘算这些属于他的身体部分是双数抑或单数。


邕圣祐实在长得好看,而美丽的人、事、物总是让人过目不忘、再见倾心。


他的运气在十六岁这年与现实重叠,促成了他们第一次握手结交的契机,从相遇的始点开始演算,这条共同前进的道路有五百多天,足以写出一本富有价值的记念日志。


他伸出双手将他拥抱入怀时,正式写下日志的第一句,这个怀抱的力道和触感像是最初的见面那般,硬朗又充满暖意,他浑身是炽烈的热诚和对康庄大道的渴求,邕圣祐披着严肃的色调走进竞技场,却最终以最轻松的方式开始了他平坦又亮丽的开始。


不是从一开始就知道他轁光养晦用十年磨一剑;但对他的崇拜却是从最早就默默滋长。


这些故事诞生的第一个场景,似乎仍历历在目,全由对视开始───



而对视的前提是,你看的人也在看你。


他们的视线交汇是不经意的偶然,赖冠霖第一次和他合作是在跳Never的时候,同组成员实力各自出彩,他混杂其中,竟觉自己一无是处,别人的长处是自己的短板、而自己的长处却极有机会成为他人的绊脚石,这样可怕的事实将他越洋渡海的自信与激昂逐点击沉。


大上六年的男生在走位擦肩而过时斜眼看他一下,那个眼神伴着汗水的湿润和微弱的关心,恰到好处的程度大概就是哭泣的时候会为你递上一张纸巾,接不接受却是当事人的自我决定,第一次,赖冠霖没有接受的理由。


前进的路程艰钜又漫长,他的起点过低,努力再多甚至不足以为他人称讚,更不会在短短一个星期成为别人的必要战力,恐惧在内心扎根丛生,这种负面想法在他第一次练习时就在脑海里闪现,正如那时候的浮游不定,到了竞赛的冲刺阶段更是加倍不安,由内心升起的不自信一直存在。

 

加入Never组由观众投票选择,但二次决定权却取决于参与者的最高位者,赖冠霖花费数日作的练习比过往更拚命,睡眠严重不足时,头脑更是晕晕乎乎,剧烈的舞蹈动作和流连录音室的操劳,几乎把所有体力和活跃全部夺走,他不是最年幼的一个,更不是勤劳的唯一,所以当投票正式进行时,他连帮自己拉票的一点同情分也不想争取。


不是消极主义、并非目中无人,也绝不至于是听任天命安排。他只为自己作过的努力负责,到最终被选择留下,实际心里只馀一丝安慰,至少是他的人气支撑着他,走到了比赛的决胜时刻,但终究是苦涩更多,谁想要凭着运气惊险过关,这时的他仍不相信自己的收获是理所当然。


给他们小憩一段的空间几乎是压榨出来的,提供给练习生的食堂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只是当百名练习生逐渐离去后,这个小地方才显得更为冷清阔大,他们的休息时间根据练习进度而定,更快熟练竞选歌曲的组别几乎都能在规定时间内暂停、休息,仅有的二十分钟是用来重整旗鼓的时间;Never组的进展如计划中顺利,成员们的实力相当,赖冠霖唯有努力不懈,才跟上步伐,以致于他在短暂的休息时刻,几乎连五分钟的路程都不想走,但联想到柳善皓所在的小组的休息时间几乎为零,便抹去了一点怨怼,他还是个知足的人。


但懂得珍惜和尽力而为,不代表一定能获得最善良的美意回报;第二次冒昧的视线相撞,发生的时刻实在过于偶然。


高负荷的练习量理应让他感到饥饿难受,但肌肉的酸痛与疲惫感在连日来的运动下已然超过胃部的空虚感,赖冠霖靠在食堂卡位的沙发座椅上,累得一句閒话都不想说,他在中央空调下的位置静静坐着,彼时只有几名练习生,35个人在多个星期的同场竞赛下早已熟悉,赖冠霖也不是沈默寡言、极度怕生的性格,但此刻因为体力透支,他连话都不想再说半句,更别提想不想吃饭这回事。


食堂的饮食不过不失,都是为了维持身体机能如常运作的必需品,味道是其次,赖冠霖打算多坐五分钟再去打饭,吃饭这回事,不到十分钟就能快速解决;但俗话说烦恼不请自来,总是前人的经验之道。



练习基地除却练习生们就只有节目的录制团队,虽然摄影镜头无处不在,但拍摄人员依旧要随时随地准备好录制,因而说他们跟练习生一样劳碌也不为过,几乎每天都和这群明日之星朝夕相对,他们理当比谁都了解这群男孩的个性和实力。


这些认知一向沦为常人茶馀饭后的打发物,赖冠霖蜷着身体在卡位角落,头枕手臂、整张脸埋在曲起的膝盖上,耳边挂着耳机,俨如一副熟睡的模样。


零碎脚步声靠近,他只把自己缩得更小,不想浪费一丁点放松的时间,几个人坐到他附近的坐位边,说话声音不小,距离相近,他无意偷听别人谈天,只是他的音乐刚好循环完结一遍,自动停下轮转了。


''还有再两期节目,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了。''

''哥你怎么搞得比孩子们更累啊?''

''岁月催人老啊,我要是这么年轻我也去来参加节目了。''

''先不说年龄吧,但凭这张脸你能跟人拚过海选吗?''

''你懂甚么,我要是去做,那一定是实力派,偶像派能有多久寿命啊,还不是靠样子?''


他们突然停下来,隔了数秒又开始倾谈。


''放心吧,他一定能留下去的,他还有那几个脸小的不也是靠脸蛋吗?现在的小女生就喜欢这种。''

''诶,我妹妹说他们甚么都好的啊。''

''你怎么不问问男生啊,现在的脸蛋天才,除了脸,一无是处啦。''

''那你怎么解释邕圣祐和黄旼炫啊?''

''这个世界总有些人是例外吧?''


这顿饭下来他们吃得津津有味,或许是手脚屈曲的时间太久,关节的麻痺和酸痛全然复盖掉空腹感,那些说笑声像一根长针扎进耳洞,穿出阵阵刺痛。


赖冠霖呢?

嘘,小声点,他在那儿啊。

怕甚么,他不是睡着了吗?而且他韩话又不好。

哥,你真的挺缺德耶。

你个臭小子,今晚聚餐你不要来。

我说笑而已啦。

他不行啦,外国人、实力欠缺,能进前十一只有一个原因啦。

甚么原因?

脸啊,长得好看会使人盲目,他有这个本钱嘛。


他是应该要庆幸这副皮囊带给他的诸多便利与幸运,都说运气是与生俱来的能力,他要是没有了这些外在,难道就会庸碌无为吗?手指上缠着的胶布又黏又湿,那些汗珠沾湿的伤口,久久未癒,他的身上和腿脚都有跌撞的瘀伤,这些他以为的努力只消片刻,便被全盘否决。


他都不知道自己是个单靠脸蛋就能走到最后的人,食堂角落只剩他一个,孤零冷清,手里拿着评分表,茫然无助。


他或许永远只能停留在F级。


松开四肢,皮肤底下的刺痛像无数根银针同时扎向他,让他不敢乱动,除了抬头;在重新面对周围的时刻,刚好就注意到坐在他前方隔了两张桌子的邕圣祐,上位圈的练习生嚼着紫菜包饭,和他对上眼后,留连一秒的空间都没有,便埋头咬着第二块。


他的腿只要一动就条件反射地痺麻起来,生理性泪水似乎在眼眶里生出,但赖冠霖肯定它没有要流下来的迹象。


眼看邕圣祐咬着紫菜包饭的吃相,反倒让他饿了起来,他想再坐一会儿就走,那个吃得正香的哥哥就起身朝他走了过来,手里拿着一瓶运动饮料,连同剩下半条的包饭放到他面前,邕圣祐站在他身前让赖冠霖只得仰视着他。


比赛白热化阶段,他们根本不熟。



有时随意地放空自己,并不是甚么好事,比如邕圣祐只是想安静地吃个午饭、然后打个小盹,他特意选了人最少的角落附近,原来是想要坐到食堂最内侧的卡位,但他眼尖地注意到是他们组的小孩在打瞌睡,邕圣祐只能退而求其次地坐到后两张的桌子边。


食堂里的人实在太少了,打开吧一组都忙得不可开交,姜丹尼尔只剩下爽约这一个选项,至于SS2组的其他人,都各有各忙,金在奂和黄旼炫作为主唱只得泡在录音室一整天,其他人则是在练习室反复跳着分好的部分,放在旁边坐位的塑胶袋里还有一些膨化食品和饭团,他应该要快速吃完自己的饭就马上回去的。


但那三个人的谈话声实在太大,他耳机里小声插放的歌曲Demo完全盖不住那些閒话,他一边咬着自己的粮食,一边假装没有在意地盯着地板,那群人似乎在打量过他没有留意后,终于放心下来,邕圣祐没有任何偷听的意图,他只想一个人安份地吃饭。


要怪就怪那群工作人员的口不择言,他把该不该知道的全都听进耳内,邕圣祐只能瞟向角落的粉色身影上,赖冠霖睡得很熟,几乎动也没有动过,他有些庆幸那些话似乎没有造成少年的困扰,有些事情也是不知道的好,过早体会言语伤害,对成长绝无好处,那些八挂在数分钟后消散,而他也正准备吞下食堂里唯一能咽下口的紫菜包饭后,迅速离开。


他的眼睛只是刚好在抽空灵魂的游走,一个恍神,就和赖冠霖那双明净的大眼相视,那绝对不是刚睡醒的模样,他下意识转移开去,把锡箔纸里的第二块包饭夹进嘴里,再看向赖冠霖时,只见他双眼蒙着一层水气,和眼皮子底下的黑眼圈一并闯进他的眼里,邕圣祐差点噎着,他想要拧开运动饮料,却自己站起身来,走到他们组的小孩身前。


一时之间无言以对,他们真的不太相熟。


颀长的四肢被他缩到一块儿,赖冠霖比他刚来比赛时瘦了不小,蜷缩起来的躯体比平常细小,他不知为何一动不动,只眨巴着眼睛看着自己,大眼睛亮晶晶,却任何明显情绪也没有,也许是小男生迷惘的表情触动到他,他把吃剩的大半份午餐和饮料推到他跟前,周围太过安静,而他的耳机里没有一丝杂音传出,邕圣祐隐约觉得他分明听到刚刚的一切对话。


赖冠霖只是表现得无动于衷,就像他毫不在乎、又或者是他其实毫无准备,只得手足无措地强作镇静;其实邕圣祐也自身难保,他的排名一期期的往下掉,在练习Never时他的排名已经掉落到中下游,而眼前这位异乡人稳稳地佔据着最上位圈的一席,他实在没有担心别人的任何馀地,尤其是新鲜出炉的第二名。


他明明很清楚,却仍是走到了赖冠霖的面前,眼看着男生茫然不解的目光,只觉有些于心不忍。


“一会儿还得练习,吃饭了吗?”

赖冠霖看着他良久,只低声回了句还没吃。


“你不饿吗?”

邕圣祐看着他摇了摇头,紧接着又点着下巴否认,只觉有些逗趣。

“那你是想吃还是不想吃?”

“我想,但是我动不了。”


赖冠霖尝试移动他的手臂,最后只有皱眉头的份儿。

他说:麻了我整个人都。


邕圣祐听着那明显存在语法错误的韩语,在纠正他的同时,走到他身边坐下来,赖冠霖小声重复着「我整个人都麻了」,然后瞪着圆眼睛看他,这副表情就像平常他看着导师们一样小心翼翼,比起讨巧,他实在真诚得过分。


这类人一般更容易受伤。


邕圣祐戳了他手臂一下,马上惹来男孩焦急的责备,果然,赖冠霖根本不是会因为那些小挫折就哭的个性,看来他的手是真的很麻。


“要我喂你吗?”

“不要。”

男生有些嫌弃,他试图放下一条腿,但拉扯之下,那些违和不适刺得他一脸痛苦,实在有够夸张。


“你究竟是在这待了多久,会变成这副样子?”

“没有,也不是很久。”


说话的声音含糊不清,再多一句也不想讲,邕圣祐心里肯定男生知道那些人在议论他,他说话不喜欢转弯抹角,但和赖冠霖的关系疏离,他没有什么立场去查证,只得婉转地旁敲侧击。


“你能听懂多少韩语啊?”

赖冠霖支在膝盖上的手臂在他慢慢动作下终于放了下来,他挨着墙的一边,垂着眼睑没有看他,手指勾着扣着名牌的别针把玩起来。

“简单的都能明白。”

哦⋯⋯

他找不到下话去接,正当他以为要冷场时,赖冠霖猝不及防就继续往下说;他心思细腻,不用邕圣祐明说,他都能理解,这样的人,懂得隐藏自己,包括伤口、包括责难,在体内自我消化。


“圣祐哥,有些话不需要听懂,他们的心声会自然地被你明暸,我都知道。”


他都知道。

对外界伸出双手摸索,那些莫名的伤害就为他新生出一层薄茧,把他的脆弱包裹,一边受伤、一边防护,那些坚强就自然而然复盖他。


似乎所有人都是这样成长,但赖冠霖是那样的年轻。


“你都听见了?”

“嗯,我没事,没关系啦。”


他那双明亮的眼眸纯净如水,看不出半点情绪波澜、彷彿他真的没事;但他怎么知道赖冠霖是否真的没事,难过是男生心房的感受,他又不能亲身体会。


这世上最难做到的就是感同身受。


“难过或者悲伤一直是一个人的事,我也帮不了你甚么。”

他想不出安慰的话,只能如实相告男生他脑海的想法。

“虽然很想叫你不要在意,但这些都是狗屁吧?”


他问赖冠霖知不知道狗屁的意思,他只是点点头,邕圣祐暗想这孩子平常也没少被人教坏。


“人气高意味着甚么你是知道的,没有人气你哪来的第二名。”

“我知道。”

那双乌溜溜的大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他,让他有些心软。

“那你还不开心一点,你现在的人气,别人也许一辈子也赚不来。”

他拍了拍赖冠霖垂在沙发椅垫的手臂,也算得上是一些关心。

“你的人气就是你的实力,只要人们喜欢你,你永远有机会。”


有机会进步。

有机会提升。

有机会去赢得更多认可。


“你或许还欠缺实力,但你有的是无限可能,你怕甚么,你的人气就是你的底气啊冠霖。”

“你这算是安慰吗?”

“花了我老大劲去跟你说话,还给你吃我的紫菜包饭,你还问我是不是安慰你?”


邕圣祐笑起来的时候,真心实在的透着暖意。


你只要说一声:知道了,谢谢哥。


双手恢复了知觉,赖冠霖伸展五指活动筋骨,再慢悠悠地拿起那捲被锡箔纸包好的紫菜包饭,厚实的米饭和馅料就被放到嘴内,他咬了两口才发现自己真的饿坏了,肚子一直在响个不停,食堂阿姨的心情似乎不错,这可算是他近些时候吃过最美味的紫菜包饭。


邕圣祐见他低头咬着食物,脸颊的酒窝随着他咀嚼一点点变深,就像小孩子吃到喜欢的糖一般,欢愉的心情丝毫掩盖不住。


“这么喜欢紫菜包饭吗?”

“还不错。”


小鬼头,开心的时候不是挺可爱嘛。



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总是在不经意间拉近,是谁先抛出的橄榄枝并不重要,更无须理清先后次序,珍贵的东西从来无形;亲情、友情、爱情,该属于你、它就当属于你。


第二次的善意被接受,那就是故事的序章。


评论(30)
热度(383)
©Rubebube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