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ebube

把星星都吵醒啦

兩顆方糖一杯茶

邕圣祐 x 赖冠霖


-For 23/09/2017-

-我们一起去兜风-

-兜没有前因的风-





You are my melting sugar;

You are my cup of tea.






临近中秋的早晚气温骤降,前些时间的闷热被风吹散,十月前夕,是不多加一件衣裳就会感冒的初秋,特别是练习完汗流浃背的一刻;赖冠霖拉上运动外套的拉鍊,毛巾挂在他脖子上,印干了沁出汗珠的后颈,只馀休閒服黏在胸背的些微不适。


公司的玻璃窗被百叶窗廉遮上,但缝隙底的人影密集仍然清晰可见,大门外的各色人群聚集,不是举着手提电话就是担着相机等着镜头下的焦点出现,明明已是凌晨,仍旧乐此不疲,他们在练习室耗了几个小时,困意一波一波袭来,赖冠霖靠在椅背,昏昏欲睡。


醒来时,尹智圣正摇着他的肩膀喊他下楼,他揉揉双目、睡眼惺忪,迷迷糊糊就站了起来,顺从地跟着出去,这时才发现过半成员早已离开,他推开练习室的门,一开口就是低沉的睡意四溢。


“其他人呢?”

“都走了,平常用的保姆车拿去维修了,今天只能分两趟。”


他环视周遭剩下的成员,发现角落里邕圣祐的外套乱作一团丢在椅子上,他意欲走近,顺手帮他把衣服拿回宿舍。


“圣祐哥是不是忘拿衣服啦?”

“他还没走,他等下跟经纪人一起回去。”

“嗯⋯⋯那我等等他吧。”

“你等他干嘛,圣祐又不是一个人。”

“那也是,路上没人陪着说话多没意思。”

“你还想路上和他閒话家常,我看不如早点回去休息。”

赖冠霖的小酒窝露了出来,乖巧的模样让尹智圣只得摸摸他的发,深知他的个性,便顺着他意。


“那你就在这等他回来,再一阵子就好。”

“好。”


练习室登时一片安静,中央空调的运作缓慢回响,只馀他一人留守,满室空旷,似乎连热源也消散得更快,他拿起摇控器把空调关上,坐在边角,手里执起那件运动外套,发起愣来。


他们的关系掩饰得很好,邕圣祐平常的邻家形象,热心又温柔塑造得完美无瑕,在人前对他的照料恰到好处,不会过界,看起来就真的是对他照顾有加的好哥哥;他想自己的表现应该也相当不错,不会过份黏人,也不会太过拘谨,偷偷恋爱的事就像地下水道的窜动,不为人知地潺潺而流。


河岸两侧的土壤岂有不被浸湿的道理,看起来再踏实,轻轻一捏,那也是泛着湿气的泥巴,弄得满手狼狈。


邕圣祐实际也不是什么好哥哥就对了。


赖冠霖推开练习室的门,踏进走廊转角的卫生间,企图用凉水唤醒疲惫的意识,他埋在水池里,洗了一遍又一遍。


他要是一个称职的哥哥、成员,也不会拉年纪最小的男孩,与他一起趟这祸水;说是不由自主也不是,说是心甘情愿更不可能,赖冠霖也一直在想答应邕圣祐的原因,他以为那应当简单明了。


“难道不是因为我帅吗?”

“哥的脸皮是真的厚。”

“那行吧,不是就不是。”

邕圣祐倒是对自己的长相没有过多的执着和自满。


“反而是你,要不是长得好看,我也不会喜欢。”

他的直球正中命门的机率有时高得可怕。


“所以要是我不好看,你就不喜欢吗?”

“我要说不是,那就显得虚伪了点。”

承蒙爱神眷顾,他说的话都像信手拈来的一束玫瑰,叫人心花怒放。

“但你的假设并不成立,世上只有一个赖冠霖,而你已经存在,不可能不好看。”

他捧着自己的脸,在封住嘴里的最后反驳前加以补充。


“所以我不可能不喜欢你。”

他原本要揶揄邕圣祐的口甜舌滑对他毫无成效,但事实摆在眼前,他能做的只是闭上双眼,用心感受。


他的哥哥对他从不撒谎。


邕圣祐诚实、坦率,肢体接触直接了当,情人间的扭捏又点到即止,他的自控力和警觉性比想像中还要高,维系地下恋情的小心谨慎被他做得一丝不苟,他有时也怀疑另一个迷糊可爱的形象是他用来打幌子的表面功夫。





*

明天有事,只能提早發布啦

這一次真的突破我自己了

评论(42)
热度(520)
  1. 赖冠霖的小娇妻Rubebube 转载了此文字
©Rubebube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