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ebube

把星星都吵醒啦

十忌一宜 (01)

邕圣祐 x 赖冠霖

非典型ABO/附加二设/AB向/不上升真人/OOC可能/雷者慎入




壹 忌听天由命




一大清早,赖冠霖因为房间里中央空调的气温骤降而冷醒,他半张脸缩在被子底下,裹着薄被拖延了十多分钟,才舍得起身把扔在床脚的卫衣套在身上,他的衣服有着好闻的气味,那是打扫阿姨帮他们洗衣服时用的百合花味柔顺剂,只是今天不同,他在穿上衣服的同时,还嗅到了别的气味夹杂,像是各色饮料又有些乳液的清新。


他敏锐的意识到这似乎是某种提示征兆。


而这一疑虑,在朴志训走到他身后时马上落实,他的嗅觉似乎突然变得敏感,在这个男孩往他身后缩时,那股淡淡的咖啡味道就在空气中飘散,而比之强烈的是来自对门哥哥的味儿。


“圣祐哥,早安。”

李大辉说他是水果味。


邕圣祐的味道像被压破的柚子肉,汁水四溅在空气中蔓延,浓烈得过份,他下意识挡在了朴志训背后,不知是作为Alpha的抗拒性或是Beta的警惕作用,身体没有出现任何异常变化,除了味道的困扰,丝毫不觉难受,显然他绝对不会是Omega。


为了证明自己的立论正确,他向前走了两步,来自哥哥身上的味道反而逐渐消淡,他目不转睛地看着邕圣祐的脸,并无异常,即便是在知道他为人并非如此的前提下,这张脸不笑的时候依旧冷漠的很。


成年的Alpha自控力非常出色,邕圣祐把房门关上,擦过身边时,过份浓厚的讯息素已全然压下。


朴志训见邕圣祐走进了卫生间,便折返寝室,赖冠霖则第一时间拧开了未成年人不得内进的那个房间,彼时尹智圣正拉着赖床的丹尼尔,见是年纪最小的成员进来,他正要开口,赖冠霖已经率先把话讲出:智圣哥,我想我应该要去一趟医院。


尹智圣松开了要拽丹尼尔起来的手,这下可好,他不须浪费力气,这个大柑橘已经弹了起床。


“冠霖,你不觉得呛吗?”

两个哥哥看着他摇头,连那挨在门框的动作都泰然自若。

“你们的窗户应该开大一点。”


最后一个成员终于迎来他的分化期。


除了赖冠霖、朴志训和丹尼尔以外,其他成员都随经纪人的安排上了保姆车,所有人都知道朴志训和丹尼尔的个人邀约非常多,但赖冠霖是第一次因为行程问题而没有随大队返回公司,这让其他人既好奇又疑惑,纸包不住火,尹智圣只能补充一句:冠霖要去医院,不料,车里马上便扰攘起来。


“冠霖去医院?分化了?”

李大辉闻言,靠在椅垫的背弹了起来。

“虽然知道时机不远,倒是没想到这么快。''

相比之下,黄旼炫比小孩子要冷静许多。


坐在最尾的朴佑镇插上一句:我看那孩子会是Alpha。


尽管无人回话,但赖冠霖分化成Alpha就像是水到渠成那般,没有谁觉得奇怪或提出异议。但邕圣祐知道自己并不像别人那样,毫不在乎。从他得悉赖冠霖要去医院检查时开始,他指尖就没有停歇过动作,一直在撕磨着指甲周围的倒刺,乃至出血生痛都一刻不止地折腾自己。


实在没有人比他更加迫切。


保姆车停在公司地下车场,经纪人让他们上去后,走到一旁听电话,他在踏进电梯前,只来得及在成员们吵闹的杂乱中捕捉到一句:检查完了就赶紧回来。


一般情况而言,对于办别第二性别的检查,可以很简单也可以很复杂,从最普通的望闻问切这类诊断情序,乃至抽血取样做化验,什至留院观察也是可能的服务范围,在这个前提下,其实无须等到化验报告出来,基于医生的判断和看病时间的长短,一般人都能猜出自己的第二性别是什么;Beta所需的诊察时间最短,其次是Alpha,最后是Omega。


赖冠霖从宿舍出发到此刻离开医院,时间控制在三个小时内,答案显然易见。


并非只有他听见了经纪人的谈话内容,在其他人松一口气感叹尘埃落定时,却只有他感到暴怒。他不止讨厌自己的讯息素味道,也讨厌身为Alpha天性的佔有慾和易燥感,譬如这刻,对于看中的猎物从手心逃脱,内心的无名火一旦烧起,连他自己都嫌恶;就像Omega天性有易于驯服、投靠强者的无何奈何,Alpha也有不得不屈服的生理压力,神的给予和索取向来同等,祂对世人一视同仁。


这就是邕圣祐愤怒的原因,一场可笑的梦像是嘲讽他痴心妄想,他早该知道,那孩子绝不可能是Omega。


空气里夹杂着味道交融,他压抑着肚子里翻滚的情绪波动,不让自己失控破坏掉大夥儿努力凝造的和平共处。如果赖冠霖不是Omega,那他是Alpha抑或Beta这一点,邕圣祐毫不在乎,不能成为所有物的人,绝对不能留恋。


他在赖冠霖回来前,想法如此,绝无动摇。


但如果那孩子走到他面前呢?

就是信念崩塌的开始。


赖冠霖恰巧在小休时间回到公司,他推门而入时,没人敢靠近他半步,特别是李大辉和金在奂,有些事情其实心知肚明,尽管大家意欲高涨,却没有人敢轻易开口,倒是邕圣祐,脑袋清楚却仍旧不死心,好像他不亲自说出口,便还能一息尚存。


“分化成Alpha还是Beta了?”

所有人齐刷刷看向邕圣祐,包括赖冠霖,男孩眨着大眼,一面淡定。

“哥怎么知道我不是Omega?”

“大辉上次住了一天院,你这么快出来,一定不是Omega。”

“嗯,虽然报告还没出来,但医生说我有85%机率是Beta。”


这一下子倒是所有人一起惊呼起来,毕竟赖冠霖年纪虽小,但从头到脚审视一番,愣是给人有成为Alpha的莫大潜力,反应过来的河成云像往常一样,勾着他的手,亲密无间,小个子哥哥凑到他颈侧作状要闻,鼻子蹭到男孩的肌肤,便挑得他笑了起来。


“我闻闻,所以我们冠霖没有味道?”

“够了,这样很痒的。”


在邕圣祐看来这不但相当刺眼,还适时让他回忆起昨晚的荒唐行为,现实明确摆在眼前,赖冠霖没有腺体、没有讯息素,更不可能是会软倒在他怀里的弱势一方。


圆领白T裇在拉扯下,露出了瘦削的锁骨一角,邕圣祐不清楚是什么诱发他的毫无自觉;站在他身边的金在奂率先弹开,接着是裴珍映过来扯着他衣袖让他收敛一点,他才察觉自己无意识释放出讯息素。赖冠霖显然是名出色的Beta,他远远站在门口,便已经迅速注意到邕圣祐的变化,只是速度不够别人快捷,只能在一边盯着看。


他自然地撤下河成云勾着他的手,老实说那股酒味远比他想像的还要刺鼻,作比较的话,反而是邕圣祐身上的果味清新半些。


经纪人走了进来,中断一时的练习理所当然的继续进行,尽管练习室的冷气开得很足,但体力劳动后大量出汗的情形丝毫不缓,邕圣祐犹豫再三便把穿在最外面的黑色运动外套脱掉,汗水贴在额头上,糊着头发,又闷又黏。


邕圣祐的走位总是跟赖冠霖刷身而过,也不知是Alpha的五感敏锐或是其他不知名原因,他总是闻到赖冠霖身上有股淡淡的味儿,并非梦里那种浓厚到晕眩的香甜,却是侧身经过就能嗅到的淡香气,他也知道自己的注意力过分聚焦在那孩子身上。


发尾复在他修长奶白的颈椎,他微微低头或是歪过头看向左侧,瘦削的椎骨就随之若隐若现,沁出的汗珠沿着他的鬓额滑到耳际,又顺着颈项线条没进衣领,沾湿、渗透,成为他身上遮蔽物的一部分,白色的绵质T裇贴在他背樑,肩胛的形状就着漂亮的弧线随他动作,他的身材只要细看,无论是双肩、腰际、臀间和大腿都是完美比例的塑造。


跳着Burn it up时,随着音乐扭动的驱体甚至脱离平素少年的青涩,展开的四肢、压下的胯骨像是昨夜纠缠不清的时候那般,伏在他掌纹下的血肉,熟悉又暧昧。只是一晚梦境,便把他内在这股畸形的渴望往外拉得毫无保留。音乐像隔绝在听觉以外,只有幻梦中的馀音嫋嫋在他脑海一直回荡,他暗骂自己一声:色鬼。


动线正好转移,他和赖冠霖在最后交叉而过,相汇的时候,他有些走神,赖冠霖在他背后按着他手臂,侧身走过,他碰一下就像触电般惹得热气直从脚底升腾,邕圣祐舔嘴只当是缺水不适。


赖冠霖在他身后经过时,极近地闻到他身上的葡萄柚味道,像是熟透的果肉,挤压出最甜的汁液,比之前嗅到的味儿更浓更甜,待他走到角落时,那股果味的蜜香就消失了一般,像平常那样泛着微苦。


刚刚成为Beta的男孩只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在第二次休息时间开始,他便靠在其他哥哥身上乱闻一通,只要再凑近一些,他非但觉得那些讯息素刺鼻,更毋须和邕圣祐身上那股甜味相提并论,他拿着冰水,走到了队长身边,语气只像随口一问。


“智圣哥,你觉得我们成员当中谁的讯息素最好闻?”

尹智圣擦紧汗,瞄了他一眼,便说:都还好,但是再浓一点,我可受不了。大哥说完后,赖冠霖又凑到他耳朵边问:那你觉得圣祐哥的味道怎样?


“空气清新剂吧,还是带点苦的那种,不太喜欢。”

赖冠霖只觉奇怪,为什么他闻到的是又甜又香的果汁味?


邕圣祐坐在角落正在发呆,他的头发被擦汗的动作彻底揉乱,脸上透着些红,连嘴巴也泛着比平时更鲜豔的粉色,他揣着好奇心往他走去,那股伴着苦味的果香就愈来愈近。


他把水瓶递给了邕圣祐,哥哥抬头见是他,伸手连着他的指尖一并握在手心往自己扯去,他半蹲着的身体便被动地向他倾靠,他嗅到邕圣祐身上的讯息素变得更浓,奇怪的是没有半点涩味。邕圣祐的手心滚烫,和凉透的水瓶截然不同的灼热感贴在他手背让他起了鸡皮疙瘩,他看着邕圣祐凝视他的眼神便更觉别扭。


“其他人好闻吗?”

赖冠霖马上便反应过来邕圣祐的意思,他假装懵懂,并没有回答,邕圣祐似乎并不介意,随即朝他伸长脖子,两指撩起发尾,把后颈曝露在他眼前,深邃的双眼随着他侧头的动作撇到地板上,棱角分明的线条描摹出他精致的侧脸。


“你不闻闻我吗?”

邕圣祐的呼吸声比说话的声音还重,他凑上去时,只看到哥哥的喉结上下滚动,鼻腔里随即湧入方才那阵甜得像蜜的葡萄柚味,他的鼻尖什至触及到邕圣祐的侧颈,味道比他想像中还要诱人。


他来不及起身,邕圣祐便兀自轻笑,吐出的话喷在他耳根,又暧又飘,声量只像耳语,以他们这时的距离,说是咬耳朵也绝不过分。


“怎样,喜欢吗?”


赖冠霖猛地支起身,只见邕圣祐松开了手,拧开水瓶大口喝着水,眼神勾在他身上,分寸不移,他顿时只觉口舌干涸,想要止渴,脑中竟只想到葡萄柚来。邕圣祐放下水瓶,嘴巴沾着水润,向他弯起嘴角,赖冠霖盯着他看,喉咙直湧酸意。


“你是不是觉得我更好闻啊?”


评论(41)
热度(509)
©Rubebube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