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ebube

隨時出現!

動詞名詞形容詞

Verb, Noun, Adjective (V.N.A)

邕圣祐 x 赖冠霖

中上





等出道Show con完美落幕,他们才真的知道什麽叫水涨船高,从音源和MV释出那天起,连着专辑销售量,都一直打破着他们的设想,本来就密集的行程,因为这超人气的反应回馈变得更加无缝,他们每天在保姆车和公司度过的时间比在宿舍的时间多太多,那张又小又窄的床,起初让人嫌弃,现在竟使人莫名怀念。


这样忙碌的日程就算吃不消,也得自己学会慢慢消化,不顾身体劳累的生活是他期待了十年的日子吗?坐在车子裡移动的那段短促的时间裡,他常常反问自己:面对镜头时幸福吗?被人围堵时幸福吗?超时录製时幸福吗?没觉好睡时幸福吗?像现在这样把平凡悠閒的时间拿来交换十年如一日坚持的理想,值得吗?


他想了又想,却实在找不到别的词语形容这奇妙到极端的感受,那几乎是无法用别的任何东西取缔的心情,‘真的、完全、大发、Real、晕地’幸福,随口跟公司一提的报名,比以往抢到的买四送一拉麵更加超值。


为了实现梦想,十年磨一剑,而凌驾在出道快感之上的微妙心情的突然浮现,远胜于一切。他以为喜欢一样东西、一件事、一个人就是如此,出其不意,在你胸口重锤一击。出拳的人,却连自己做了什麽都懵然不知,这个偷心贼,单纯无辜,可恶得令人生爱。


他内心的榜单一直在更新,从生活琐碎到喜好偏爱,就像歌单上的曲目每天在更换,有的歌可以一直All kill,也可以瞬间超前,生活的变化难以揣测,他更难预料到的,是比梦想给他的喜悦更高的礼物,竟是一个男孩。


邕圣祐以为,没有什麽比称他为礼物更妥当的词语。

他不是上帝给他的天使,并非不可拥有,他是精美礼盒裡的小珍珠,把他捧在手中;护在胸口裡、脑海裡、掌心裡,要他熠熠生辉。


他是一份惊喜,鬆开缎带,就是从今以后的快乐源泉;他是邕圣祐摄入眼中,就永久保存的珍贵宝藏。


大抵是从拍摄Produce101开始放不下的,作为为数不多的外国练习生,赖冠霖来到韩国的日子太短,在和同公司的练习生都只够相处六个多月的时间,他便匆匆加入了这场百人混战,他的率真和纯粹、简单和坦诚,像是天鹅脱落的一根羽毛,美丽又孤单。


透过外表和人气得到的宠爱,并没有使他那单薄的疏离感减缓,他很会融入大众,他很懂礼仪交往,他知道如何真正的去关心和付出,但他却不明白怎麽去拥抱自己,那个年幼又有些寂寞的灵魂。


邕圣祐会对他伸出手,固中缘由可能只得他自己知道,又或许他根本不清楚,在他第一次接近小男孩,默认了之后每一个相处的日夜,适应了和他朝夕相处的时候,他才真的发现,让他触动的或许不是男孩的形单影隻,而是他坚强外殻下,同样渴望宠爱的柔软的心。


他在不需要过于独立的时间选择接受赞许和批评,在面前非难和热爱时,淡定自若,但邕圣祐却能清楚看到他微小的神态动作中破裂的不安和焦躁,那是十七岁的内心在颤抖;于是这份触动变作了执念,而这股执念潜移默化,变成他心裡最无价的秘密。


赖冠霖总是强调自己是他的粉丝,邕圣祐却不以为然,他以为真正放了心血,废了真心在他们关係上的,是他自己,但要和未成年者谈複杂的情感,又怕弄巧成拙,虽然男孩总是拨乱他心弦、虽然男孩总是招惹别人、虽然男孩并非有意为之,虽然他做的一切,只是率性而为。


邕圣祐看着他时,胸口底的骚动无处安放,只因为一句月色真美的话,他也不敢胡乱开口。语言的複杂在于它太过简单,轻而易举就能把他的心情用一些词彙替代,而太过容易说出口的话语,他诚惶诚恐,惟怕真心话一经开口,就会失去价值,变得苍白,他的秘密只要在心底锁好,就永远是盒子裡的珍宝。彷彿不揭开序幕,悲剧就不会上演,男孩就永远是他自己的独家回忆。


嫉妒的心情来得快去得快,他环在赖冠霖肩上的手收紧,就让男孩的身体拉近距离,他在那还泛红的耳边轻轻说话,像以往做过的无数遍般,将心裡的思绪,层层过滤,把複杂的心情,滴漏得毫无杂质,逐点逐点沁进男孩的内心,如果他懂就好了。


“你啊,不要再让我吃醋。”

你啊,能不能转过身来,用力的抱住我。

你啊,能不能拆穿我的把戏。

你啊,能不能读懂我的秘密。


“哥为什麽要吃醋?”

“你觉得是因为什麽?”

“我怎麽可能知道⋯⋯”

“那就猜啊。”


赖冠霖不顾他的钳制,自己走下楼梯,肩上的手不放,他也不拒绝,依着邕圣祐贴近他的肢体,倒在了沙发上,肩胛压在他肋骨上,闷闷的使人呼吸困难,他把空出的右手攀上小男孩的手臂,索性就把人抱在怀裡。


“圣祐哥,这样很热的。”

“明明开了冷气。”

“那你鬆手我会更凉快。”

“这麽麻烦,还不如把空调调低。”

他伸手把旁边的摇控拿起一摁,吹到头顶的风就变得更冷,鬆开不够几秒的手又再缠上,他把自己拥在胸前,暖意和生鲜的心跳就直直传到体内,稳重的、强壮的、属于邕圣祐的气味将他包围,将生路彻底围堵。


“你还没回答我。”

“什麽?”

“你猜啊,我为什麽吃醋。”

邕圣祐只要一说中文,男孩子就会难为情的垂下眼帘,把情绪收起,遮遮掩掩。

“我不猜。”

“你猜猜。”

“猜对了,我又不能有什麽好处。”

赖冠霖低着头,那一贯绵软的声音,像被雨淋湿的叶片坠落,贴在泥土上,散发着新鲜的野草味儿,久久不散。他是那样的鲜活明朗,天真无邪,却一次次捧住了他的心脏,肆意捏塑,扯出酸楚,时而甜蜜。


“谁说没有,好处多着呢。”

要是他懂就好了,赖冠霖靠在他肩膀,后仰着头,直直看他,要是他能猜对就好了。

“那我先问哥一个问题。”

他唯一的宝藏啊,不要再拖拖拉拉。

“为什麽总是说我可爱?”

“因为你真的可爱啊。”

“我为什麽不能帅气、不能酷、不能有型,偏偏一定要被你觉得可爱?”


同一个问题,早就在赖冠霖开口问他时,被他反复咀嚼无数次,得出来的答案千变万化,却始终万变不离其宗。


男孩觉得鬱闷时,会不自觉地微噘起嘴巴,他生得白淨,剑眉星目,亮丽得勾人心魂,脸蛋上的稚嫩和心性通透,只生出让人爱护的心情。


他是如此的可爱,却不自知。


赖冠霖啊,你当然帅气,长得高大,气质出众,只要在镜头前随意一站,都是女孩儿的梦中情人,手中的篮球能够被你挥弄自如的投进篮中,笔下的算术题只要三两分钟就能解开,当然是最帅气的了。


你怎麽可能不酷呢,做着喜欢的事情,自信满溢在镜头前说唱,靠着努力把舞蹈越跳越好、将困难的知识和技巧慢慢消化,在挑战中渐渐成长,这样努力又坚毅的成长怎麽可能不酷呢?


我从来不说,但你应该知道的,你即使不作打扮,也是毫不做作的魅惑人心。


虽然如此,即使你又帅气、又酷、又有型,但你时不时的撒娇、偶尔的服软、不经意的脆弱流露,都被我一一看在眼内,这样的你,怎麽可能不可爱。


就算你是人们口中的怪物新人、是出道前就万众瞩目的练习生、是漂洋过海的小勇士、是坚毅不屈的挑战者,即使世界赋予你这麽多身分,但在我面前,你就只是我化在心口裡,独一无二的男孩。


你啊,不要让我再等了。

我的秘密,你快点把它偷听。


“在我眼裡,你比任何人都要可爱。”


因为你不是其他许许多多的人,你就只是我心爱的男孩。








本章柚哥哥角度,我的心甜如蜜,所以他比我要甜

评论(26)
热度(355)
©Rubebube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