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ebube

把星星都吵醒啦

放逐

邕圣祐 x 赖冠霖

(非现实/OOC/私设有)






窗外是滂沱大雨,不过下午三点多的时间,灰云满佈的天只坠下雨水和闪电齐响,门窗把所有声音关在室外,空间裡的压抑感因为赖冠霖的一句话变得更加致命。


他依旧记着初见时男孩纯淨得没有一丝杂质,出众的外貌像蒙上光晕的眩惑,以为是一口清泉,喝下口,却穿肠烂肚。


即便早知爱情複杂,仍然裁进死路,头破血流,想要退出,却因为那双紧抓他不放的手而犹豫不决,在意识到有多疼痛,才发现跌得最狠,陷得更深的人是他自己。

别人说飞蛾身上的粉有毒,牠飞来时张着口,会变哑巴。

你何尝不是火,为了一点光,烧得灰灭无馀。


“赖冠霖。”

他有些脱力的靠在木门。

“冠霖,你总是在意我喜不喜欢你。”


他们摸索着感觉走过一段又一段弯道曲折,有过得去的坎,也有绊了脚再也无法起身前行的泥泞烂沼。


“你总是揣度我的心有几分真几分假。”

他转过身,只凝视着天花。


“你是不是觉得人一定要死去活来才叫爱?”

赖冠霖伫足在原地,脚底下的冰凉刺伤每一个关节。


“你离开的三个月,我掉的何止体重,还有对你的情感,我真的不是非你不可,肉总会长回来,但我掉弃的你的一部分,永远不会还原,你没有我也不会死掉,你问我伤不伤心难不难过,现在我站在这裡,你看怎样?”


我可以没有你,但我不再是原本的我。


“为你改变的一切,就当成为你的养份。”


邕圣祐爱的时候果断,走的心意也决绝。


赖冠霖想过的一切可能就包括这个结局,赌注上的他们俩,两败俱伤,而筹码输了会回收,赢了也不再是当时的彩色斑斓,换来的精美昂贵只是表象浮华,他用一场花香梦影换来一无所有,代价有多高,他终于明瞭。


“你没有说出口的分手,就由我来提。”


他说,是时候一别两寛。


“邕圣祐,你宁愿说这麽多都不肯告诉我。”

赖冠霖从他身侧穿出房门,把属于他的领域重新归还。


“我知道自己有错,但你从来不阻止我,一直跟我打哑谜,当时我要和你在一起,你既然答应,就应该好好抓住我。”


属于他每一个过去日子给他爱意无忧的少年,用低语诉说所有悲伤。


“我退缩,你也跟着退缩,我没有你或是你没有我,当然不会死,我们还不是活得好好的,但你不要后悔,因为我后悔,如果让我知道你不是真心真意要分开,我以后一定会恨你的。”


十八岁的爱和恨,他执意都给一个人。

“这一晚我不留了,我这就走。”


邕圣祐听他收拾行囊,大门咔喳一关,从此安静,他记住了那个背影,第一次的离开寂静无声,没有留下一道影子,他这时再想,原来道别时看得见对方走远,是这样的薄凉,他鬆开手的同时,嚐尽了抛弃与被抛弃的滋味。


他可以做回自己,却只剩四分之三的灵魂。


“一冠霖。”

“我不姓李的。”

“小榆木脑袋,这是暱称。”

“一点都不好听。”

“不喜欢?”

“嗯。”

“不喜欢我这样叫你?”

“嗯。”

“那我就要这麽叫你。”

“圣祐哥,你有时真的很欠揍。”

“那你还不是看到我直流口水。”

他的男孩眯着眼角笑意久久不散,赖冠霖的酒窝是他的最爱。


“不要脸。”


他跟自己说不要后悔。

不要回头。

如果夺门而出,所得是他的憎恨,只好宁愿一直在他心裡被爱。


邕圣祐爱不爱赖冠霖,答案再也不被需要了。


评论(19)
热度(290)
  1. Rubebube 转载了此文字
©Rubebube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