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ebube

把星星都吵醒啦

Lonely Whistler

黃旼泫 x 柳善皓

*現實向*

 

 

 

 

 

 

 

 

无论走走停停到何处,最后也只会回归到一个人的旅程,你不可能为我回首,我也不会为你等候,这一段短途,或许铭记或许遗忘,很久以后,我们至于对方,都只是回忆的小小碎片,失之交臂,不单单是与你擦身而过这般简单,而是你已经穿梭到我再也追不上的时空里,我不得不放手。




##

在16岁的这一年,柳善皓经历了人生最丰盛而难忘的大事有两件,一是参加了Produce101,二是遇见黄旼泫,现在回想,这两件事是他人生中重叠的转折点,就像是帆船吹到了更大的支流,顺着风向,他游出了狭小的河川,飘浮在更大更广的海洋里。


这是四月的春天,是万物春风吹又生的尾巴,是历练冗长又短暂的开端,是交错着所有陌生人命运际遇的一场盛宴。


第一次遇见黄旼泫,是在录影厂的那一天,那并不算是良好的回忆,偌大的场地搭建着高又广的舞台,和赖冠霖进去的时候,他看着同公司的少年坐立不安地嘟哝着自己准备的说唱,看上去虽然很镇定,但他知道赖冠霖也在紧张,而他自己更是后背冷汗直流,脑海一片空白,他知道事情并不简单,那长长的走道、待机室的四方八面都是幽深的摄影镜头,他并不感到好奇,反而是皮肤底层渗出的颤栗使他心跳加速。 101个练习生,比他们早进去的人有好几十个,等到Cube的名字终于出现,他们刚踏进那片普通的水泥地,几百双眼睛便齐刷刷向他俩投去,练习生、摄影机、节目组,空气中充斥着透明的压迫感,柳善皓耳朵里嗡嗡作响,他分不清任何声音,也不敢跟四周任何一个人对视,仿佛看上一眼,连要迈出哪只脚,脑袋也都下不到指令,他跟着赖冠霖,一步步走上阶梯,连攀上那小小的梯级都害怕出错。


四周的目光让他极为不适,他忍耐着打好招呼,尝试隐藏真正的想法,直到大屏幕放出他和赖冠霖的模样时,焦虑沸到了顶点。


他握紧拳头,不敢乱动,但闪缩的眼神却无意中和出道六年的大前辈对上一眼,那个人长的很出众,他只是静静的坐在一侧,打量着每一个从门口进来的人,他的眼神从赖冠霖身上别开聚焦在自己身上时,莫名使他精神紧绷,来自Pledis的那位前辈和他的同僚轻声细语,在他终于坐上百张坐椅中的其中一席时,他为自己连绵不绝的心悸感到无助。


“长得真好看。”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那一天,是悠长的生存战划破序幕的第一发箭。



初生之犊对这个竞争激烈的生态圈所知无几,节目开始录影到播出第一集为止,他都是高度紧张的状态,从分配到F班到练习第一支舞曲的手忙脚乱都让他异常沮丧,那情感还夹杂着许多的不服气,他很想能做好,隐隐想放弃掉内心的挣扎,他看着同样心事重重的赖冠霖。


“我们不要想太多,就按照自己的步伐来做,没事的。”


赖冠霖看着他没说话,拍了拍他的肩,扣上帽子,自己走出了门外。


呆坐在练习室的一角,耳机里播放着活泼轻快的旋律,他看着其他人努力地重覆着同样的动作,自己却不知该怎么办,反正是要被淘汰的,挤在身边的练习生都比他资历深厚,他不过是被放到篱笆外磨练的幼鸟,他本来就没有被寄予期望,不得不说,他没有顶着公司的压力来参加,虽然肩上没有重负,但内心却极为受挫。


很快就迎来等级再评价,嘴上说得漂亮,焦躁的心情却日复一日地加重。


其实都是口是心非。




一开始,是黄旼泫先搭的话。


等接到那封信时,一切已尘埃落定,还未从挫折感中平复过来,第二波浪潮已经汹涌而来────小组评价,他被选到了Sorry Sorry一组,同一首歌两组对抗,他是知道的,被人热议为真正的复仇者联盟是Sorry Sorry二组。


两组十多个人,在同一个练习室反覆排练编舞,柳善皓在走位的时候,无意和镜中的那人对上一眼,目光重叠得突兀,他脚上一滑,动作变得慌乱起来,幸好只是练习,要是实战,一切就完蛋了。


他对黄旼泫的第一印象,高傲冷漠,以至于黄旼泫第一次和他打招呼时,他都感觉极不自在,直至两组人一起练习,大家互相帮助的氛围才终于让他多日积累的负能量一点点流出体外,这其中最让人他意外的是黄旼泫,比他大七年的男生,其实善良温暖,毕竟是出过道的人,找他帮忙练习的人很多,即使再忙再累,也从没有推却,柳善皓却因着自己内心的质疑而从没有主动问过他任何问题。


破冰的第一步,是黄旼泫先踏出的。


柳善皓躲在角落练习着自己的部分,有好几个动作其实他做得并不灵活,他只能对着镜子一边纠正自己,一边抓住感觉,等他稍微满意了点,集中力再次放松,他便又接触到黄旼泫的目光,冷静而理智,一瞬间便错开,他看不出里面的任何情绪。


平水相逢,他们不过点头之交。


多日朝夕相处,柳善皓也比最初放松了许多,偶尔再撞上黄旼泫的视线,他都会礼貌性的点点头,休息时间时,黄旼泫拿着一瓶水蹲下递给了擦着汗的柳善皓。


“善皓,你还能做得更好。”


柳善皓还来不及反应过来,那个人就已经起身再次投入到练习当中,水珠顺着被他凹进去的塑料瓶,一点点流进手心。


那个人弯起嘴角时,眼神也会变得柔和,这一次,柳善皓终于透过那双眼睛,感受到一种朦胧的柔情,那是仿若猫咪的细软皮毛、像仲夏的冰镇西瓜、像热带的参天大树、像飞鸟的盘旋鸣叫。


是感受过后便再也忘不了的存在。



##

再次见面,柳善皓就再也不是那个对着他有些警惕的小男孩,自从小组评价过后,柳善皓表现得愈来愈出色,他一直默默留意着这个02年生的男孩。柳善皓看见他会慢慢的凑近,有时候自己跟着其他练习生对话时,他会不经意的趴在谁的身上,睁着大眼睛,长睫毛眨了又眨,细细地听着他懂或不懂的话语,他不再在对上自己的眼神后闪躲,黄旼泫终于能看到那双眼睛中的纯粹和天真,那是自己早已磨蚀掉的天然,也是让人怀念的过往。


“善皓,你知道我们在说什么吗?”

“不知道,但没所谓啦!”


这么说完后,他抿嘴微笑,就像是刚长出的嫩芽绿苗,被露珠泽润过的花儿,煞是好看。


冰一开始溶化,就会变成水滴一点点晒干,柳善皓开始向他试探着前进,就像找寻到最佳气温的攀藤植物一般肆意生长,现在每次柳善皓碰到他,便赶紧手脚并用地熊抱,这种转变一开始是让他吃不消的,他喜欢和亲近的人做身体接触,但也只限家人队友,柳善皓一个环抱把他紧紧圈在怀中,和他相仿的身高,他僵着背,低头看那两条纤瘦得很的手臂,还是不忍心挣脱开来,朝镜子望去,每一次拥抱,柳善皓都把头深深靠在自己的肩窝,睫毛的阴影轻轻描在他的眼底下,他闭着眼睛,像是得到玫瑰颌首回应的小王子,把这世上的独一无二紧搂在怀里。


他知道柳善皓正慢慢地更喜欢自己。


柳善皓跟所有人都很亲,却特别喜欢待在自己身边,动不动就要像树熊赖在他身上,有时候睁着明亮的大眼睛一动不动地看自己,他就算不转过头,也知道是谁在看他,有时候看回去,小男孩会慢慢在脸蛋展露笑颜,复又低头,他的眼睫毛又长又密,每一次的垂首,都让他心里有种微妙的颤动,柳善皓太小了,感情表达的率真而强烈,即使他长得如自己般高,虽然他的外表如此亮丽,虽然他有时候也有稳重有担当的模样,但黄旼泫只要看着他的眼睛,就没法把他和其他人相提并论。


人的双眼是灵魂之窗,那么这个比他小七岁的男孩一定有颗如琉璃球般斑斓夺目的心,他又是那样的纯粹,当他和柳善皓对视,他其实开不了口说任何拒绝的话。


“我喜欢旼泫哥。”

“谢谢你善皓。”


柳善皓喜欢趴在他的肩膀悄悄地对他说话,每个字都像灌了风一般轻飘飘,他每次听到柳善皓对他说这句话,内心都像跳上了绵花造的弹床,软绵绵像云朵,又让一颗心七上八下。


“喜欢你。”

“善皓你,要是对其他哥哥也这么亲就更好了。”


一个人倘若分不清什么是爱什么是情,喜欢会比片面的词汇更立体,喜欢会是一道七色的彩虹,但若是他知晓月老手执的红线,喜欢会是一颗心的重量,喜欢就是一道沉重的枷锁。


“嗯。”


他回过头看柳善皓的侧脸,灯光的阴影下,他亮得通透的双眼被垂下的睫毛暗成幽深的黑潭,他看不出他的情绪。


像是了然于心,也像欲言又止。


柳善皓有时候也会发呆,一度活跃开朗的个性,又再冷却下来,或许是因为比赛,也或许是因为其他原因,他不敢细想。黄旼泫还是会时不时看他,男孩抬头时还是会回他一个微笑,很快地撇开视线,内心像是被一根羽毛轻轻触碰,微微痕痒,害他不敢用力呼吸。


他们的关系胶着在这一状态,直到比赛的终章,四个人只有他一个走到最后,一直紧绷着的弦瞬间被斩断,内心的酸楚疼痛被拧成泪水,一直流个不停,四周是一片热闹,他是喧哗中的一叶轻舟,孤独与唏嘘被无限放大,而柳善皓的出现却是摇醒他的涟漪。


黄旼泫撇过头不想被他看见自己哭,但男孩却蹦蹦跳跳地绕在他身边,和紧黏在他身边时的日子那般活泼可爱,他捂着眼睛轻笑,泪珠的咸味混在嘴巴里,流到心中甘苦参半。


柳善皓搂着他一会儿,伸出衣袖擦去他脸颊的泪痕,男孩笑着安慰他,脸上的妆什至是完好无暇的,水滴一般晶莹的目光深深地看着他,让人心里一阵悸动。


柳善皓的内心很容易被看穿,或许是他不懂得隐藏喜欢一个人的心情,他的眼睛里浸满情感,像是一池春水,清澈洁净,风乍起,便可吹皱。


他抬起头不让泪珠滑落,同时避着不看那个男孩,一切来得如此突然,他两手空空,毫无准备,柳善皓在他背过身去时,一声不响地跳起身,伏在他背上,他像无数次过往一样,把双臂绕过他的肩,头颅紧紧挨在他的颈窝,往常柔软的碎发做定型后,扎在他的肌肤上,刺痒又挠不到。


他悄悄地靠拢到他耳朵,如果不细听,周围的噪音就会把他的声音彻底吞没。


“哥,这是最后一次了。”


他自顾自地轻笑起来,调皮的、爽朗的,像是一缕抓不在手心的风。


“我喜欢旼泫哥。”

“最喜欢你。”


耳边是沸腾的欢呼祝声,但黄旼泫只能听见那把属于他的声音,从他口中跳出的每一个字,都是他不愿作答的是非题,但考试时间总会完结,监考老师会阻止你继续翻卷。


“谢谢你善皓。”


黄旼泫知道答案,却在最后交出了空卷。



##

什么是喜欢吗?柳善皓感觉自己大概能描绘出它的草稿,那一定是幅绚丽的油画。他曾幻想过自己的未来会有一段青葱如同校园电视剧一样的爱情,清甜却不腻人的,直到他当上了娱乐公司的练习生,他不再幻想朦胧的感情,他渴望成为最好的歌手,站在新鲜好奇的高台上,再到后来,他来到了Produce101,他祈求着上天的宠幸能够一直眷顾自己到终点。


他喜欢着所有他喜爱着的人和事,真挚地,不计回报。


他的喜爱曾经有百万种,但最后发现,他的喜欢最终只归属于一个人。


他可以描绘出喜欢的画像,他可以抢答出喜欢的谜底,他可以把喜欢用钢琴一键一键地弹出来,但他却不可以让喜欢的人也喜欢上自己。


柳善皓第一次这样喜欢一个人,这个人无关性别,无关身份,他只是单纯都想要待在黄旼泫的身边,他喜欢看着他,听他唱歌,看他跳舞,他喜欢这个比他大七年,相识不到半年的另一个男孩子。


他知道双方的差距,他知道情况的严峻,他也知道喜欢没有回报,他十六岁,但他知道,那是外人不必说明的。在知晓这一切之后,他还是想要说出口,这样的喜欢,他知道,是怎样的心意。


在他第一次和黄旼泫说出喜欢你后,他觉得心情无比轻快,像有数万片樱花飘絮,轻飘飘的像是做了一场粉色的梦,而他喜欢的男孩,眉眼弯弯,眼睛里承载着许多温柔,却从来不给他想要的答案。

他开始明白人们说的酸酸甜甜的滋味,也尝到了苦涩的难受,喜欢一个人,等一个人,需要很多的勇气和毅力,而这可能是没有终点的长途选拔。他曾经想要参加这场孤独一人的比赛,但他后来知道,黄旼泫不是不明白,他只是永远无法回答,他只是装作懵懂。


黄旼泫是那么的闪耀,但他却也是云云人海中的普通一员。


有些感情无法承担、无法延续、无法抽身、无法清醒,那是一个无限轮回的圆。


“谢谢你善皓。”


最后一次,他只能看到他垂下的眼帘,他无法看穿黄旼泫眼睛里的任何情绪,由始至终。


如果人的双眼是灵魂之窗,那么黄旼泫就像一团浓雾,让他迷失,却又永远不会为他指出方向,他看不透一个人,正如他永远不会知道黄旼泫内心的想法。


“以后会很难见到哥了呢。”

“说什么呢?一定会再见的。”


要多久呢,或许不久之后他便能走出这一个圆,直到人生的轨迹离他愈来愈远,直到再也不会患得患失。


直到那个时候,或许自己就可以问他当时的那个答案了吧。


评论(10)
热度(248)
©Rubebube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