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ebube

把星星都吵醒啦

郎骑竹马来

郎骑竹马来

黄旼泫 x 柳善皓

*年上寵專利*






柳善皓是个长得帅、精于篮球的钢琴小王子,他们学校打一场比赛,场外围上一圈的几十个女孩儿,足有九成为他神魂颠倒,黄旼泫也不是第一次看他比赛,场上有多帅气多酷,场下就有多黏人多萌,篮球是他教的三分球,钢琴是他手把手一个个键教出来的,这么一想,莫名其妙地有成就感。


黄旼泫和柳善皓认识了大约有十年,他看着住在对面家的小鸡仔,年月一恍,十载已去,当年围着自己团团转的小糯米团子,一瞬间就被拉扯到跟自己差不多高的小少年了,不说还以为是个高中生,唯一不变的,大抵是长这么一大个子,还是照样在他身边闹着,黏黏乎乎的,有时候黄旼泫也会不耐烦,但毕竟是自己照看着长大的小孩,他再是惹自己生气,心里还是像棉花糖一般又甜又软,黄旼泫就是这样一个拿柳善皓这个孩子没办法的人。


他就是要吃城东的蛋糕,在城西他都去买回来,心甘情愿。






所以按道理来说,他绝对不会跟柳善皓冷战三天以上。


但事出突然,谁也不知道柳善皓那个大大咧咧,乖巧细腻的人心里头揣摩些什么,比如昨天还黏在身边,天天嚷嚷着搂搂抱抱的人,今天连条短信都不发一条。


黄旼泫大学的课已经上完了,他盯着手机老半天,手机屏幕老是刷出别人给他发的信息,柳善皓那一天几十条的SNS,今天却是一条都没收到。


他烦躁地抓了抓头发,把手机放回兜里,准备起程去学校找人,要是小孩出了事怎么办,他担心得不行。

柳善皓是个黏人的孩子,但只会特别依赖着黄旼泫一个,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双闪烁着崇拜和景仰的目光他还依稀记得,当时十二岁的毛头小子也不懂什么崇拜什么景仰,他就只记住了那个孩子笑眯眯的看着自己,甜甜的喊他大黄哥哥。


从小到大,大家都说他长的冷峻,黄旼泫心里也苦的,他也不是有意为之,每到这时候,拽着他衣袖的小善皓就会用软绵绵的嗓音说:大黄哥哥不冷,大黄哥哥最好了。


黄旼泫一听,心像是慢慢化开的云呢拿雪糕,连空气都飘着甜香。


从那以后,黄旼泫对柳善皓是不动声色的更加包容,也得亏柳善皓本性就乖巧听话,一路十年也没给黄旼泫添堵,他很懂事,他懂得把握度数,他知道在黄旼泫快要耐不住时收手,所以他也任由柳善皓做一切他想做的。


直到黄旼泫遇到第一个跟他表白的女生,更准确来讲是当着柳善皓面跟他表白的女生。


他也不清楚那个女生怎么知道他家地址,一见他出现,含羞答答的又是送礼物又是给信,黄旼泫听得有点恍神,他正想着怎么拒绝呢,只能干笑着先应付应付,结果在旁边目睹全过程的柳善皓一声不响就走回自家,他看着瘦瘦高高的背影,心里有些突兀,一个不小心连发好人卡的对白也说得支支吾吾的。


毕竟每天回家,那小孩都会对着自己笑着说拜拜。


那天晚上,他就收到了小孩的短信:明天放学约了同学打球,我不跟哥一起走了。


他也没多想就回了句好,一点也没觉得别扭,一点也没有,照是往常惯例,柳善皓会像块年糕一样,软声软气的要他等自己打完球来学校找他一起回家,但今天打破常规,完全没提要求,那语气是直接表达了不跟他回家的意愿,这就说明除了他在外出行那些天以来,破天荒第一次在这种普通上学日,自己不会跟柳善皓见面,他没觉得不习惯。


却愣是失眠了一晚上。

早上起来,拉开窗帘,刚好看见对面小孩迷迷糊糊揉着眼睛,头发被睡得乱翘翘的,黄旼泫觉得好笑,还没来得及喊他一声,小孩终于清醒一点睁眼看他,这一秒干瞪着眼,下一秒就拉上窗帘,整个过程行云流水,却让黄旼泫有些黯然。


柳善皓从来没这样对黄旼泫不理不睬过,这是头一回。


早上吃了闭门羹,一整天就更加没有心情做事,平常在大学里积极表现,深受教授喜爱的帅哥,那天竟是连连逃了三节课,捧着手机一直等,他再三犹豫,还是按下了传送键。


你今天早上什么意思?



糟了,这口吻孩子一定以为他生气的,但想收回讯息也回天乏术,他盯着那两个已读的小字,心跳错了一拍。



对不起。



万万没想到,柳善皓回了这三个字。


他叹了一口气,懊恼的抓乱了自己的发型,虽然在别人看来,坐在梯间那乱毛长腿哥哥还是那么帅。


这忐忑不安的滋味他遭了三天,那句对不起静静躺在对话框,黄旼泫不知道怎么接话,就像打出去的羽毛球,自己错过了挥拍时间,球落地,比赛结束。


他以前是嫌手机响个不停烦,但也总比现在悬着一颗心的感觉好。


第三天,他是坐不住要找柳善皓说清楚了。


一下课,他就逼不及待,往柳善皓手机拨,以往自己一打电话,响没两下就被接通,现在响到电话女声机械式的语音,不接,你说急不急,急,急死他了。他迈开长腿,再等一分钟都嫌多,好不容易走到校门,碰巧就撞到小孩的朋友赖冠霖。


或许他风尘仆仆的样子带着新鲜感,同时也让赖冠霖吃了一惊,黄旼泫耐心也快磨光,抓着人劈头就问:见着柳善皓了吗?


“没有哇,今天我忙着科学作业,我们不同班,他就先走了”

“他不是说跟朋友打球吗?”

“他没跟我说,可能跟社员吧?”


赖冠霖连黄旼泫一句谢谢都没听清,人就溜走了。


奇奇怪怪,他挠挠脸,想想最近柳善皓神不守舍的模样也是奇奇怪怪。


黄旼泫往篮球场跑,篮球社见了他都恭恭敬敬的打招呼,他匆匆忙忙的找柳善皓,也没找到,一把抓着副社长问,透着怒火的冷漠口吻和他平素温柔大哥哥形象大相径庭,副社长也急了,他也不知道柳善皓去了哪儿。


黄旼泫这下头盖都要烧出烟来,他闷声走出场馆外,掏出手机,一遍又一遍的打着柳善皓的电话,不知道第几通,终于接了,他想开口骂人,结果传来的却不是他们小孩的声音。



“你谁啊?”

“这不是柳善皓的手机?”

“是,但你谁啊?”


黄旼泫皱着眉,没再说话,他听着电话那头嘻嘻哈哈的嘲笑声,中间还夹杂着粗言鄙语,他握手机的手捏的发红。


“让善皓听电话”

“啧,烦不烦哪,你是那小子哪位啊?”

“我是他哥”

“我管你谁啊,柳善皓那小子多管闲事,非要管班上那臭女人,明明就一傻子还护着,真当自己护花使者,平常我就⋯⋯”


黄旼泫没心情再听那人废话,挂了电话就用GPS定位,他一般是打死不干这事的,但现在他气急败坏,耍什么手段也得找到柳善皓。




等黄旼泫找到天台那时,他一脚踢开那扇门,来势汹汹,把在场的五六个无知小子都吓了一跳。


柳善皓瞪着大眼,看着黄旼泫平日穿得一丝不苟的衬衫衣摆,不修边幅的露了出来,略长的浏海今天也不作打扮,半遮着眼,面无表情的往他走来,他心里慌得要命,小孩子藏不住情绪,他脸上慌张的没了血色,可黄旼泫却以为是小孩子被这帮小恶棍吓坏了。


心里的怒气是冲到了顶端,他抓住好死不死往他跟前嘻皮笑脸的金毛,一拳把他打趴,其他人又气又慌,不顾后果冲了上去,黄旼泫一手一个,又补上一脚,毕竟是孩子,知道厉害,一把鼻涕一把泪跑都跑不及。


黄旼泫气得红了眼眶,柳善皓第一次见他哥这副样子,话都不敢说一句。


他捂着脸,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好几秒后,他重新看蹲在地上的柳善皓,左手揽着一个低声啜泣着的女生,右手握成拳头,抵在腿上,小孩低着头,胡乱颤动的睫毛显示了主人的惊慌,他沉默,他怕现在说出口都是气话。


黄旼泫扶起那女生,一路走到医务所,都没回头再看柳善皓一眼。


认识他快要踏上第十一个年头,他从没惹他大黄哥哥生气到这个地步,他怕,连泪水也不敢流半滴。


柳善皓什么都不敢说,他不敢说自己被打到腹部,现在一抽抽的疼,他不敢说自己右边脸颊火辣辣的刺痛,他的心跳得飞快,像随时爆破的气球,黄旼泫一句话也不说,下一秒,他的焦虑就在心里重重叠叠,积木似的摇摇欲坠。


他开口骂他,也总比不发一言让他安心。


柳善皓发着懵跟在后头,老师急急忙忙照看女生后察觉她并无大碍,细心安抚着她。黄旼泫斜看了一直低头的小孩,嘴里是咬破腔肉的血腥味道。


“柳善皓,有没有哪里受伤?”


他嗓子一开才发现音色沙哑的不像自己,想起来小时候,小孩还夸他声音棒唱歌好,心头一紧,气也下了一半。柳善皓怕得特别明显,哆嗦一下,马上摇摇头,他鲜有这样不吱声的时候,黄旼泫把他向自己拉近,手一碰上他就感觉到小孩的紧绷警惕,心里是一顿难受,想到他居然有不敢靠近自己的时候,那是风霜里再添密雨。


“抬头让我看看”


黄旼泫看他绞紧自己的手,却偏偏不回应自己,一声不响,觉得心头像堵着一大团棉花,他伸手捏他脸颊一看,才发现他右脸红得发烫,刚刚也没察觉,现在却肿了起来,他松开手,心疼得不行,让老师帮他涂药,自己走了出去。


他怕再看上一分,自己的心要再被割上一刀。


和训导老师谈过话后,他远远看到柳善皓缩在长椅上,想像着他要是离开自己,再次被人像这般欺负,更觉难过,他在心里赌气默以为柳善皓会像一直以来,紧紧跟住自己,一直一起走,但这几天的反常让他意识到的不仅仅是他变了,自己也变了,想让小孩像以前一样开心,他服个软算什么,不算什么。


他慢吞吞地走到柳善皓跟前,蹲下身想看小孩,他把自己收拾好,像以往那般跟小孩说话,他也觉得委屈,但终究是比对方多吃了七年饭。


“善皓啊,对不起”

“这一次,哥不会告诉叔叔阿姨,但不许有下次好不好?” 看见小孩点头,他壮着胆子摸摸他的头发,柔软细腻的如同他的主人,黄旼泫的手往下移,抬起他的脸看了看,柳善皓始终垂着眼不看他。


“除了脸,还有哪疼?”


柳善皓不说话,但他一直捂着肚子,黄旼泫很难猜不出来,想到自己疼着宠着的小孩被这般无情地伤害,他咬咬唇,感觉这一天心没有不痛的时候。


“肚子也疼为什么不说?”

“哥以后天天陪你回家,他们不敢欺负你,嗯?”

“善皓啊,跟哥说句话好不好?”


柳善皓一直怕他生气,什么都不敢说不敢做,终于等到黄旼泫温声细语的安慰,他才感觉到身体每个细胞都叫嚣着疼痛,眼眶很热,他抑制自己别要哭出来。


“对不起”


柳善皓开口就这一句,黄旼泫抓住他的手,又冰又凉。


“你做错了什么要道歉,别说对不起”

“哥想听你说为什么打架,也想知道这几天你为什么避开我”


“那个女生智力有问题,他们总欺负她,我觉得这样很差劲⋯⋯是我不好,我应该做的更好。”


他话没说全,黄旼泫也不知道他哪儿做的不好,他的心灵纯真无邪,他的性格很美好,这样一个孩子他不知道要再做到何等程度才叫好,他这一刻只想抱抱他眼前的小孩。


“善皓啊,你做的很好,你没有错”


他这样简单一句,就让柳善皓眼泪一颗颗往眼眶外滚落,他抿着嘴不让自己哭出声,黄旼泫一看,赶紧用指腹帮他擦,擦完又擦,泪水糊了小孩整张脸,他起身把小孩抱在怀里,骨感的触感让他把柳善皓圈得更紧,他怎么舍得他哭。


“乖,你这么哭哥哥难受,别哭好不好?”


柳善皓很听话地抑压着翻涌的情绪,他一开口就是抽抽噎噎,拼命努力的模样让黄旼泫只想把这只小鸡仔圈养起来,不放他在棚外任风吹让雨打。


“对⋯⋯对不起”


又是道歉,他可真不想再听柳善皓道歉了。


“为什么道歉,告诉我”


柳善皓揉着眼睛,又不说话,黄旼泫苦笑,他轻轻拍着小孩的背。


“我们善皓十年前天天大黄哥哥的叫来叫去,今天认识这个小美,明天抱了只小狗都得跟我汇报,以前我烦你都一直说,现在我要知道你想什么,怎么这么难,是不是长大,我就不是你大黄哥哥了?”


“善皓啊,你不知道,你对哥哥而言,很重要”

“所以答应我,以后不要突然消失,我很害怕,好不好”




柳善皓心里也不好受,他觉得自己不正常,黄旼泫,他打从十年前就一直仰望着的存在,一年年过去,身高是长得跟他差不多,但心智却还差上七年,所以他要怎么解释自己那天看到他和女生说说笑笑时内心复杂的感觉,他不知道那是什么,他觉得自己喜欢黄旼泫,以前可以大声向世人炫耀那种,现在只能藏在心里视而不见那种,他不应该,打从那次以后,每见到黄旼泫一面,都是酸疼得冒泡泡的感觉。



“哥哥不能没有你”



柳善皓止着的泪水再次涌了出来,他觉得心里种的那朵花开得更盛,那些密密麻麻的倒刺勾着他心头的软肉,很痛。


好想好想说出来。


他从来就不是个能藏得着秘密的人。





“我喜欢你”



从来只为不该抱持的这份心意,觉得卑微,觉得难过,所以抱歉,所以愧疚。



他的大黄哥哥放开他,冷静地看着自己,像雕刻一样帅气,对自己永远不会拒绝的人,他就不应该用这份心意作为回报。


只一阵子,黄旼泫就用衣袖帮他擦去泪水纵横的痕迹。


“什么样的喜欢?”


他的声音像往常一样温柔,什至有着愉快时的笑意,柳善皓不敢作声,他还没消化这句话。


“你以前也总会到处跟人说喜欢我,这算什么事”

“别人要是问我善皓怎样,我当然会说的喜欢”

“但是你现在哭成这样,结果憋出一句我喜欢你”

“所以你到底什么意思?”


黄旼泫侧着头去看柳善皓,睫毛上挂着的泪珠看得他心烦,他见不得小孩哭,尤其是自己的小孩。


“就是,喜欢你”



柳善皓不知道黄旼泫想着什么,他十五岁,对某些东西还是有概念的。




“哦,所以你那天跑掉也是因为喜欢我?”

“不回我信息”

“不听我电话”

“躲着不见我”

“都是因为,你喜欢我?”


柳善皓一听,一边哭一边打起嗝来,大眼睛像是清晨的露珠水润润的,鼻头红红,哭花了的脸蛋,黄旼泫看着心都得化成糖浆。



“嗯”




心脏本被扭成麻花抽搐生疼,被这孩子表白完,竟像无事般回复如初,黄旼泫也不敢对他说,自己三天茶饭不思也可能是同一原因,他不敢肯定,但是他现在有种吃了糖的满足感。




“我本来不敢告诉你的”

“但是我总是忍不住”

“对不起”




活了二十二年,第一次为接下来做的事紧张得手心出汗。



“既然你这么勇敢,那我也告诉你一个秘密”

“你先把眼睛闭上”



柳善皓半信半疑地闭上双眼,脑子一直思考黄旼泫什么意思,一边心乱如麻。等了老半天,也没动静,他伸着手向前摸,却摸到了黄旼泫身上绵质衬衫的质料,只是一瞬,两人的气息交叠在一起,他感觉到嘴唇相碰的柔软触感,吓得他屏上呼吸,不敢乱动。



等到黄旼泫退开,他睁着眼睛去看比他大的男孩,只见他像往常一样,微笑着,不知道心里想些什么。



“现在你知道了黄旼泫的初吻对象是谁”



这样说完他凑近柳善皓,摸摸他的头。


“但你不能告訴别人是你”







人说年轻不懂爱情

但我懂你

而你就是爱情本身


评论(37)
热度(654)
  1. 轮夏不轮秋Rubebube 转载了此文字
    @熏香柚子 BOOOOOOOM
©Rubebube
Powered by LOFTER